他刚从美国回来,就被罢免了!做了17年手机,当上CEO仅16个月!

文库        2019-06-23   来源:笔上有魂



来源:中国基金报(ID:chinafundnews)作者:吴羽

 

辛辛苦苦17年,出差回来被罢免。

 

这是酷派前CEO蒋超最近面临的现状。近日,酷派集团发了一则公告,罢免副董事长暨CEO蒋超一切职务,终止双方的雇佣合约。而前几天,蒋超还在美国参加CES展,为公司做宣传。

 

据悉,酷派是国产手机老牌,曾经比肩华为,也是全球首家推出“双卡双待”的企业。如今却陷入困境,续命就靠卖地、裁员等,如今连17年老员工CEO都给裁了。


据公开资料显示,蒋超是2017年8月31日担任酷派CEO的。


CEO出趟差 回来就被裁


1月13日晚,酷派集团发了一则公告,称公司已于2019年1月11日罢免副董事长暨CEO蒋超一切职务,终止双方的雇佣合约。



对于一个为酷派贡献了17年的老兵,该消息引起市场较大的关注。据悉,蒋超自2006年加入酷派集团,拥有10多年会计及财务经验。在此之前,曾任职国家审计署,亦曾任职两家无线通信公司的财务及会计职务,分别是侨兴电子有限公司及深圳市中兴新通讯设备有限公司。

 

而在被罢免的前两天,蒋超还作为公司CEO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参加CES,为酷派做宣传:

 


当时在CES展会现场接受媒体采访时,蒋超透露,“国内几年内我们是都不会考虑了,坚持扎根美国。”

 

没想到回来就被裁了,蒋超对此则回应称,整个青春年华,曾经做到300亿年销售额,也是没有遗憾了

 

全球首个“双卡双待”,曾比肩华为


酷派成立1993年,刚开始是靠经营寻呼机(俗称BB机)业务起家,到2002年酷派才进入手机领域。2004年,酷派看到了GSM/CDMA双网双待机的市场的潜力,经过1年多时间的研发,于2005年推出了全球首款智能双待机——酷派728。从此,酷派也成为全球首家推出“双卡双待”机型的企业。

 

2012至2014年,可以说是酷派的巅峰时期了。他与华为并称为国内手机界“中华酷联”(指中兴、华为、酷派、联想四个品牌)



2011年至2015年持续盈利,2012年,酷派如日中天,全年的销售额达到了100亿港元。



2013年,酷派再次以优异的成绩——年销售额249亿港元向世人展示着它的辉煌与成就。

 

据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酷派在手机出货份额占比为10.7%,华为都排在酷派之后,其市场份额占比为9.3%。

 

当年在国内能拥有研发技术的公司只有华为和酷派,一时风光无两。

 

周鸿祎、贾跃亭的“双杀”


然而,曾经风光无限的酷派,在今天却近乎“消失”,在主流的统计数据里,已看不到酷派的身影。这其中有两个人,始终绕不过去,一个是周鸿祎,一个是贾跃亭。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三角恋”的故事,但却不幸连踩两个雷:酷派先是选择了周鸿祎,和360合作,发现没啥用;随后又转而投向乐视的怀抱,结果却踩雷了。

 

2014年,小米、魅族等高性价比千元机品牌纷纷崛起,酷派也失去了运营商的支持,于是就开始寻求新的合作伙伴。

 

第一个选择的是周鸿祎。

 

2014年12月16日,酷派集团宣布与奇虎360合作,奇虎360把旗下的互联网手机品牌“大神”剥离出来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科技,一起造手机。

 

跟周鸿祎合作之后,2015年8月,酷派和360合作了一款叫“奇酷”的互联网手机。

 

但到了2015年,国产手机的千元机大战更加激烈,酷派与360合作也占不到很大优势,彼时风头正盛的乐视集团也开始进军手机领域。

 

酷派为了夺回市场,和360的竞争对手,乐视,牵手了。

 

2015年6月,酷派出售18%公司股份给乐视网,交易价格约27.3亿港元(约合3.52亿美元),乐视由此成为酷派的第二大股东。2016年6月,乐视再次增资,以10.47亿港元增持酷派股份至28.90%,成第一大股东。

 

贾跃亭当时放出豪言,“乐视+酷派”在两年之内要卖出一亿台。



但随后,乐视就爆发了资金链断裂,对酷派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2017年底,酷派资产的负债率高达80%,受乐视连累,酷派还要时不时地应付各种各样的民事诉讼,需要赔偿1.71亿元

 

酷派续命:卖地、裁员


回头看酷派的股价,自2017年3月31日停牌,停牌前酷派股价为0.72港元,市值为36.2亿港元


根据港交所最新的退市制度,对于连续停牌18个月的证券,港交所可以对其进行摘牌。

2018年12月21日,酷派曾发布公告表示,将继续进行准备以符合复牌条件,并提供时间表称“2019年1月底,向联交所提交复牌建议书,2019年2月底恢复本公司股份买卖”。



停牌近2年的酷派,业绩十分糟糕。


2017年全年营收33.78亿港元,较2016年同比下滑58%


同时,2017年亏损26.74亿港元,2016年,亏损44亿港元。



在此背景下,酷派集团在苦苦挣扎,续命就靠裁员、甩卖资产等手段

 

1.卖地

 

据报道,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早年曾低价购入深圳科技园北区地块,加上酷派信息港及东莞松山湖等地块,酷派所持有的土地价值近百亿元。

 

2018年7月25日,酷派以1.18亿港元的价格出售位于深圳的投资物业;2018年7月30日,酷派以1.2亿港元的价格出售旗下一家全资附属公司80%的股权。

 

2.专利起诉

 

除了卖地,酷派还靠自身拥有的1万多项发明专利申请,其中约有两千多件获得专利授权,这是酷派在手机业务端仅存的一些优势。

 

靠着这些发明专利,酷派三天两头上法院起诉。

 

3.裁员

                                       

2016年底酷派的员工人数为4504人,当年员工的工资成本为6.97亿港元。2017年底,员工人数下降到1421人,一年时间裁员三分之二,2017年员工的工资成本为5.48亿港元。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腾讯立场


实时行情、7*24资讯、热点解读……一站式贴心投资服务,尽在腾讯财讯微信公众号(qqstock)。


爱我请给我好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