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摄影将走向何方 | 2018行业报告

文库        2019-06-23   来源:笔上有魂


2018新闻摄影现状报告,由世界新闻摄影基金会和英国斯特林大学合作推出。


曲俊燕 


上个月,世界新闻摄影基金会(World Press Photo Foundation,下文简称WPP基金会)发布了2018新闻摄影现状报告(The State of News Photography 2018)。这份报告是WPP基金会与英国斯特林大学的一项共同研究成果,以全球100多个国家的5202名摄影师为样本,调查了他们的身份、工作条件、技术应用以及新闻伦理等方面的现状。

 

今年这份报告是对2015-2018四年间报名参与“荷赛”的职业摄影师进行的在线调查。这是WPP基金会第三次发布新闻摄影现状报告,此前,他们曾在2015年和2016年分别发布过调查报告。

 

通过这份报告的摘要,我们可以迅速了解参与调查的摄影师的面貌:

(除括号标明外,数据变化的起始点均为2015年和2018年)

 

 教育水平 

  • 70%拥有大学学历。

  • 主要专业是摄影、新闻及人文学科。

 

 就业状况 

  • 摄影师全职从事摄影的比例显著下降,从74%下降到59%

  • 自我认定为“摄影记者”的比例,从14%下降到12%。

  • 摄影师以特约通讯员身份工作的比例,从24%(2016)上升到28%(2018)

  • 工作中需要拍摄视频的摄影师,从32%上升到39%。不过,90%的摄影师表示,倾向于只拍静态照片。

 

 技术使用 

  • 使用胶片相机的摄影师越来越少,从26%下降到18%。

  • 使用无人机的比例显著增加,从3%增加到超过8%。

 

 福利保障 

  • 大约38%的摄影师承认,自己的财务状况困难,或者非常困难。

  • 摄影师作品被侵权的比例从62%上升到65%,而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摄影师能得到赔偿。

  • 摄影师从社交媒体上获得直接收入的比例越来越高,从25%上升到30%。

  • 不到五分之一的摄影师对目前的工作“不满意”,而62%的摄影师都表示满意或非常满意。

 

 人口统计学数据 

  • 过半摄影师是白种人,超过80%是男性,三分之二的摄影师年龄在30到49岁之间。

  • 非白人摄影师明显认为工作中面临的人身风险更高。白人摄影师中有37%担心自己    在工作中有伤亡的风险,而非白人摄影师中有49%。

  • 69%的女性摄影师在工作中遭遇了性别歧视。


《委内瑞拉危机》,2018年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年度照片。Ronaldo Schemidt/摄

 

报告中还有一些有趣的结论。比如,白人摄影师通常报酬高于其他种族的摄影师,但不同肤色的摄影师对自己财务状况的感觉并没有显著差异——非白人摄影师似乎默认了这种收入上的差距;比起年轻人,中年摄影师挣得更多,但却对自己的财务状况更不乐观;而年轻摄影师更重视个人网站和自媒体,更加拥抱新技术的变化,等等。值得注意的是,因为全球大量未报名荷赛的摄影师没有参与调查,该报告的视角也是有所局限的。

 

该报告在结语部分说,毫无疑问,在技术变迁、竞争、人身风险、盗版、性别控制等问题加剧的背景下,整个新闻摄影行业处于巨大的压力之中。在数字时代,靠拍照生存变得越来越难,需要摄影师掌握多种技能,同时还要具备更多的灵活性和毅力。

 

新闻摄影的前景会是光明的吗?WPP基金会的报告对此还是持乐观态度的。他们认为,在数字时代,图像和视觉叙事的影响力会只增不减,新闻摄影行业应该以一种既多样化又能给摄影师足够安全感的方式发展。毕竟,摄影师们对这个世界的记录和呈现,是一项有价值的工作。

 

《华盛顿邮报》摄影部主任玛丽安·戈伦(Maryanne Golon)也抱有同样的态度——尽管行业内的质疑层出不穷,新闻摄影仍将很好地存活下去。近期,在新闻摄影行业从业30多年的戈伦在接受镜头文化(Lens Culture)专访时详细谈了自己的观点。

 

戈伦说,从自己刚进入行业开始,也就是三十年前,就有人说新闻摄影要消失了。的确,现在全球范围内,媒体提供的摄影记者岗位越来越少,但这是否意味着新闻摄影本身但存在感降低了?戈伦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我认为新闻摄影行业在经历长久的转型,但它不会彻底死掉。有很多成功的从业者,也有很多人仍在追寻新闻真相。”


2018年10月29日,墨西哥圣佩德罗·塔潘纳德佩镇,一个4岁的小女孩发脾气,不愿继续行走。她与家人正跟随数千名移民向北往美墨边境走去,还有一千多英里才能抵达。Carolyn Van Houten/华盛顿邮报


尽管智能手机为摄影赋予了更多可能性,但戈伦认为,正如不是每个拿着笔的人都能成为伟大的作家,同样地,不是有手机就能成为伟大的摄影师。“摄影背后的技能和伦理并非那么容易理解。”戈伦说。摄影这个领域越来越“昂贵”,不仅是设备上对专业性的要求更高,更在于镜头背后那些技术无法替代的东西。

 

对于媒体读者来说,新闻摄影是不可或缺的。我们似乎无法想象一张没有图像、只有文字的报纸或app页面。除了传达信息的作用,戈伦也看重新闻图片激发情感的功能。“愤怒、遗憾、同情甚至幽默……新闻照片能激发出的任何情感都是有价值的——这意味着读者被打动了。这是我们工作不可或缺的部分。”

 

作为成长于印刷时代的资深媒体人,戈伦一直秉持着严肃媒体人的专业性,并十分看重媒体的教育和引导功能。“我们要做的是找到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在这个不断变化的行业中重塑机会。”

 

摄影是一个年轻的媒介,也是最容易受技术变迁影响的媒介之一。与其他摄影类别相比,注重信息传播功能的新闻摄影在当下似乎更加脆弱。从WPP基金会的报告,到资深媒体人的观点,都无意中认可了这个现实。不过,他们在忧虑之下,都仍然对新闻摄影保持着信心。


在当下,是新闻摄影跟不上时代,还是时代的噪音太多?也许二者皆有。但不可否认,用专业的新闻影像去推动这个世界,仍然是一件有价值的事,而价值会得到应有的认可。


你如何看待新闻摄影的现状?欢迎在评论区一起讨论~


孔斯琪 | 编辑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