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你好,

文库        2019-08-12   来源:笔上有魂

她叫王苹,苹果的苹,我认识她的第一天问她的时候她这么告诉我,后来我就叫她苹果,她对这个称呼抱着不置可否的态度,可能也有人这么叫她。


我就这么叫她,我也很喜欢她,苹果苹果的,一来一去,每次这么叫的时候她已经会回过头来看我了,以前不会的。


那天我约苹果出去天台喝酒,我买了她爱喝的酒。我有从一楼看过,我们工作的厨房就正对着天台的空处,每次上去要把一些酒店的杂物移开,因为厨房的楼上是酒店,不知道他们放了什么在上面,用白色的塑料袋包起来的,朦朦胧胧像雕塑,晚上又有点害怕。我不害怕,苹果说有点害怕。


我们约的9点半,天上没有几颗星星,我喜欢苹果有一个月了,她来店里也已经有一个月了,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呢?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她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有一阵特别的香味,我喜欢那香味,那是苹果特别的味道。除此之外,苹果长得也好看,特别是鼻子那。

“我买了你爱喝的酒。”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什么酒?”

“我不知道,我猜的。”

”挺好喝的,谢谢你。“

”不过我周三就要走了。“

今天是周一。




很久前我看过My blueberry's Night.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生活中无法失去的人说再见,所以我没有说再见就离开了。”


我不知道怎么说再见。

现在看到飞机的时候依然想飞回去,特别是听到飞机的声音,然后它们飞出我的视野以外,我也会在那之前离开阳台。


听过一亿个道理,还是说不好再见。后来明白就算选择不说也不会更好一些。如果旧的不是心中的日与月,如果能够先离开,哪还会有生离死别这种词语。


我憎恨离别,因它我变得没有诉求。

网易云每天都会推荐新的歌,有时候没有空听,第二天就会有新的推荐歌曲,这样的节奏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就要淘汰。所以能够记起来的时候就把没听的歌先收藏起来,之后再慢慢听,或者是再晚都要把歌听完再睡。因为不想不辞而别。




住的地方在一个月前来了新的房客,是一对韩国夫妇,釜山人。

“你们是我见过最幸福的夫妇。”今天我跟他们这么说的。

他们会一点儿英语,我会一点儿韩语。


那天我很累,陷在阳台的沙发里,他们递过来一杯茶。今天那个叔叔告诉我,那天看到我很累,他觉得很心痛,因为他的妻子曾经也因为工作如此疲倦,他不希望看到我也这样。一时之间我不知道怎么说。

他们对我说:

”你是我见过的22岁的女孩里最漂亮的。“


没见过有这么夸人的,竟然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而是一种安心的感觉。我固然不是所有的22岁女孩中最好看的,但是这句话就像一个父亲对女儿说我觉得你是最漂亮的孩子一样听起来令人易于接受。


韩国夫妇的丈夫姓Lee, 我们交流有障碍的时候他就会用一个app叫papago来翻译。

今天他翻译了一行字给我看:

What is your dream?

还有其他的翻译比如:

"Always have your chin up and live well."

"Be the centre of your life."

生活中没有人会这么对我说。

翻译软件总是这么糟糕,语音识别也弄得不太好。

But it works through simple words all the time.


每天我下班他们都会问我吃没吃饭,锅里总有好吃的。

上周二我买了cookie和酒,第一杯和第二杯是他们的。

上周五下雨了,他们给我来店里送伞。

前两天他们去了曼利海滩捡了海螺,超大那种,晚上我下班回来一起煮了吃,我做了秋葵。

今天吃了他们做的拉面,我做了年糕。

他们说选择这个房间是因为她妻子想要有一个能抽烟的阳台,巧了,我也特别喜欢这个阳台。

我记得每一个善意,但奇怪的是我竟无法同这种善意自处,有时候更加觉得无地自容,也许这种事从没在我身上发生过,以致于情感一旦经过大脑之后就像牛奶开始变质一样。有这样一个时刻,一个空缺被填补,但是突而觉得实在太多又太陌生,负担不了了。

明天他们要走了,有想过要不要送他们去机场,又觉得多余,又觉得不舒服。Guess I'm really shitty at saying goodbye.又或者我不想看到飞机起飞的样子。



关于他们还有好多的话想说,但仿佛今天才重新认识了他们。


那天我走到屋顶上,看到隔壁的灯亮着,这像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场景,我忍不住多望了一眼。


我不会大张旗鼓地告别,也请别悄无声息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