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重建的岂止巴黎圣母院

文库        2019-09-08   来源:笔上有魂

“它为出生而鸣,它为死亡而鸣。日日夜夜,时时刻刻。”歌剧《巴黎圣母院》的这句经典台词,道出了巴黎圣母院在法国人心中的地位:它已经与巴黎和法兰西的脉搏融为一体,以至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发生时,法国人是多么惊惶。

要重建的岂止巴黎圣母院


巴黎民众在街头,亲眼看见了塔尖倒塌的瞬间


这是法国的至暗时刻,巴黎人都在流泪。

著名法国问题专家、前驻法资深记者郑若麟理解这种心灵上的震撼。在他看来,这座古老的哥特式建筑不仅是文化的象征,更是法国历史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在这里,举行过拿破仑加冕仪式,还有无数名人的葬礼。记忆中尤为经典的一幕是,1944年8月25日,巴黎解放,戴高乐将军特地前往巴黎圣母院感谢庇佑。而在雨果的笔下,巴黎圣母院是“伟大的石头交响乐”,每块石头不仅是法国历史的一页,还是科学和文化史上的一页。这也是每年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对此趋之若鹜的理由。

这样一位历史的“见证者”,在无数次战争烽烟中幸存下来,却居然在一场大火中倒下了。最新消息显示,火灾起因与修缮工程“相关”。虽然这还有待证实,但在郑若麟看来一切并非无迹可寻:早在2017年,巴黎圣母院就已经破损严重,需要进行大规模整修。而屋顶为木质结构,被称为“巴黎的森林”,一切工作都必须谨小慎微。在法国人对这些危险因素早就了然于胸的情况下,一场大火仍在巴黎圣母院这样珍贵的建筑里燃起,法国社会管理水平下降的严重程度,触目惊心。


巴黎圣母院的大火仿佛就是一个象征:它所见证的法国,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生机勃勃的法国。郑若麟指出,现在的法国是西方工业化社会衰落的典型代表,最明确的标志就是太过疏松随意的治理方式,导致各个领域的组织管理松懈,人心涣散,责任缺位。

要重建的岂止巴黎圣母院


很多巴黎市民难掩泪水,纷纷祈祷平安

相较于巴黎圣母院大火背后的隐性意味,法国衰落更明显的例子是,日前依然难以平息的“黄马甲”运动。导致这场运动的根本原因是毫无复苏迹象的法国经济。法国曾经是一个工业制造大国,空客、高铁、核电、汽车……都曾在世界经济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法国也是一个服务业大国,在巴黎铁塔下漫步、在香榭丽舍大街上看灯火璀璨……都令无数外国游客神往。但郑若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赴法担任常驻记者前后二十多年,亲眼目睹着法国政治家对经济无所作为,任由其日渐衰弱;再加上新兴经济体迅速崛起,构成巨大的竞争压力,法国在这场世纪之争中显然没有能够胜出。随着经济地位下降,法国服务业水平也日益衰弱,如今巴黎的高级酒店竟然成为盗匪出没的地点。

如何才能维持法国人今天的生活水准?这是法国人如今最关心的问题,然而他们唯一达成共识的是:法国总统做不到。而如果没有巴黎圣母院这一场大火,马克龙当天本来应该就“大辩论”发表全国演说,以回应“黄马甲”运动参与者的诉求。而眼下他最有分量的一句话是,“我们将重建巴黎圣母院”。这无疑是意味深长的一句话。郑若麟认为,今天的法国需要一个新的融合点,来弥合社会分歧和阶层裂痕。但重建之路何其漫漫,因为对于法国来说,需要重建的又岂止巴黎圣母院,更是法国人对国家前途的信心。

要重建的岂止巴黎圣母院


16日凌晨,火灾扑灭工作进入收尾阶段,众多民众聚集在塞纳河沿岸,吟唱颂歌为圣母院祈祷

描述1944年8月解放巴黎战斗全过程的《巴黎烧了吗?》一书结尾有这样一句话,“这时已过午夜,另外一天已经开始。”对于法国人来说,大火过后,一切可以重新开始,但一切也都并不容易。(文中图片均来自 GJ)


深海区工作室 吴宇桢

编辑 杜雨敖 李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