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专栏 | 陈学琼:拜年

文库        2019-10-07   来源:笔上有魂

展示罗田风物 | 倾听罗田心跳  | 传播山水文化 | 亲近美丽家园

千  里  大  別  山         

美  景  在  罗  田         


 


拜年

作者|陈学琼


01



小时候,拜年是甜蜜的。


每年正月初一,先按亲疏关系把曾爹、细爹、叔父、伯父、大爷爷、细爷爷等亲房的年拜完。从正月初二起,就要跟着大人们到亲戚家拜年,提一斤红糖,关系亲点的再加一两包烟。回来时除了有时会带点苕果、柿饼什么的,最在意的还是“压惊钱”,尽管每家最多不过一两块,一个年下来“小屁孩”也一下成了“大富翁”。当然在荷包里装不了两天,最终都被大人们“花”去了。


印象最深刻的是去两家亲戚拜年。一个是我奶奶的娘家,在今天的团风县但店镇朴树店的石头窠,从老家乌石冲村沈家冲走去得有20多里路。每年多是跟叔父一起走去,有一年我和姐姐两个人去,回来时提了好多东西都不愿意提,赌气把东西放在路上两个人自顾往回走,每次总是我认输回去把东西提着。这个毛病到现在还没有根本改观,偶尔和老婆赌气总是我先找她说话,女人在这方面还是狠些。


一个是我姑妈的公公家,我叫亲爹,在但店镇一个什么塆,更远有30多里路,每年都是曾爹带着我走去。亲爹和曾爹一样,都是独居老人,也都是非常慈祥的老人,而且有一个共同特点,对我非常好、非常疼爱,不知是不是因为我家族我爸是长子、我是长孙。每次去亲爹家拜年,最少要住上三两天,大吃大喝大火烤,听两位老人家长里短闲聊,那种浓浓的亲情和浓烈的年味,是现在体验不到的。



02


长大了,拜年是辛苦的。


我家从农村搬到三里畈镇上后,离亲戚家们远了,我们姐弟三人也长大了得独自去拜年了,拜年成了一项任务事先得分配好。就象大孩子不愿意跟小孩子玩一样,大孩子过年喜欢呆在家看电视吃东西,不愿意东家跑西家赶。这个时候拜年主力是我,因为我比姐小6岁、比弟大6岁,正上高小和初中,是拜年的合适人选。


几年下来,拜年形成了相对固定的“套路”和“模式”。大年初一上午,按照就近原则,突出重点对象,首先到住在三里畈街上的大舅舅、二舅娘(二舅英年早逝了)、七姨娘家,以及汪家垅的四姨娘家拜年,下午回来看重播的《春节联欢晚会》。大年初二,回老家乌石冲和沈家冲拜年,七八上十家人家,每家坐一屁股就走,清一色的烧甜酒荷包蛋,喝得人要吐。


这个时候最远的两家,一家是胜利周家的三姨娘,一家是大崎三解元的大姨娘兼姐姐的婆婆家。好在家里重金买了一辆自行车,到胜利是非得搭班车不可的,到三解元先靠走、后来就骑自行车。那时从三里畈经三官殿到三解元,要翻过三官殿水库后面那座大山,有一段山间小道,很多时候变成了“车骑人”。一次骑车过一道田埂的坎子,车没过去一下翻到一米多深的田里,落了个一身泥。



03


结婚前后,拜年是“憋屈”的。


老婆娘家是通情达理之人,特别是爱子女、护晚辈是远近出了名的。但该讲的礼性还是要讲,特别是作为“准女婿”第一次上门拜年,那种拘束、“憋屈”的感受至今记忆犹新。入席时要找准自己的位置,要等长辈们落座了才能坐下,吃饭时不能先动筷子,敬酒时要站起来毕恭毕敬,吃一口要放下筷子等半天,等的过程中没话要找话说,整个过程基本就是“活受罪”。


后来,到老婆娘家拜年也形成了固定的“套路”。原来要跑7家,后来两个舅佬分出去了要跑9家,每家至少两瓶酒,年前都要办好先托人带去放在丈人家,免得大过年的搭车或骑车不方便。时间每年固定在正月初二,去了后一家三口按辈份一口气跑完,再就开始自由活动。开始几年每年至少要住一晚,东家吃到西家转,转不完的以后再补。我到政研室后老婆要开店,我要赶回来写年后各种大大小小虚虚实实的会议材料,这个“推磨转圈”轮流喝酒吃肉的好传统基本就废了。


4年前,我以爱国之名掩拮据之实,下决心买了台10多万的国产车,再去老婆娘家拜年就方便惬意多了。大年初二带着老婆孩子,迎着冬季久违的温暖朝阳,跟着天南地北回家过年的车流,感受与小时候截然不同的年的味道。偶尔想起才几年前骑着摩托顶风冒雪,特别是有一年天气特别冷,走一段停下来把手放在摩托车发动机上热一下冻僵的手,再接着继续走,突然有种要泪奔的感觉,和老婆两个人就一起感慨起来,咱大中国发展变化真快啊。



04


现如今,拜年变轻松了。


记得参加工作后很长一段时间,那时的干部中有“三兴”,兴请客、兴过生、兴拜年。比如说拜年,家家要到,生怕哪家搞落了让人觉得“大不敬”,因为“去了的不记得,没去的记得紫心肝上了”,这句话的震慑、警示作用太大了。所以一到春节,除了要拜亲朋好友长辈的年,还要拜同学同事领导的年,对重要人物除了拜年还得辞年,那个心累啊,甚至超过了写材料。


党的十八大后,党中央以上率下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八项规定”管住全党、改变中国。现在过年,不用跑跑赶赶了,不用东家接着西家去拜年了,白天上午走走亲戚,下午做做文章,晚上在家烫一壶小酒,一遍遍看着赵本山、范伟、高秀敏三个“二杆子”演的《卖拐》《卖车》到《卖担架》,小日子也别有一番滋味在里头。





作者简介:

陈学琼,男,1973年12月24日出生于罗田县三里畈镇乌石冲村,大专学历,中共党员。现为罗田县委组织部副部长。


罗田文联祝读者朋友们新春快乐  猪年大吉!






文字作者:陈学琼

编  辑:进士文旅传媒

编        审:王雅萍

联系微信: wypxy423

联系电话: 0713-5051905

投稿邮箱: 178622499@qq.com


“山水之乡 板栗之乡 茯苓之乡 甜柿之乡 野生兰花之乡 蚕桑之乡”——大美罗田欢迎您!




▲京东购买直接搜索薄金寨锦秀羊


维也纳国际酒店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往期精彩!